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新路

发布日期:2022-05-31 14:54   来源:未知   阅读:

  跨海来相会,共叙两岸情。作为海峡两岸规模最大、范围最广、影响最深的民间交流盛会,第十三届海峡论坛的成功举办充分彰显了两岸同胞反对“”、希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积极探索融合发展的主流民意,对于进一步推动两岸交流、凝聚两岸人心、拉近两岸距离、增进同胞感情具有重要作用。

  两岸关系发展的根基在民间,动力在人民。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秉持“两岸一家亲”理念,出台一系列惠及广大台胞的政策措施,加强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让台湾同胞率先分享大陆发展机遇。海峡论坛是深受两岸同胞认可的“百姓论坛”,在两岸同胞之间架起了“连心桥”、铺就了“惠民路”。2009年首届论坛成功举办以来,尽管台海形势跌宕起伏,但海峡论坛始终风雨无阻、年年传续。本届论坛以“扩大民间交流,深化融合发展”为主题,尽管受到疫情影响和岛内人为阻挠,两岸同胞仍以线上线下方式积极参会,充分说明两岸交流合作的大势不可挡,同胞走近走亲的意愿不可违。两岸同胞是骨肉天亲,任何势力、任何困难都割断不了我们的血脉亲情,压制不住我们往来互动的共同心愿。

  习总书记强调:“要突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以情促融,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新路。”两岸扩大民间交流、促进融合发展,既是大义,更具大利。我们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融合发展,着眼点和落脚点就是增进同胞的亲情和福祉,让两岸同胞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从发布实施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31条措施”“26条措施”,到为帮助在大陆台企做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推出“11条措施”、支持台胞台企在大陆农业林业领域发展推出“农林22条措施”,再到福建省探索两岸融合发展新路、建设台胞台企登陆第一家园,一系列政策举措推动两岸融合发展不断深入、两岸交流合作提质增效,集中展现了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为两岸同胞谋福祉的宗旨信念,深刻诠释了“两岸关系好,台湾才会好”的道理。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台湾是全体中国人民共同拥有的台湾,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维护国家统一是中国人最珍视的民族气节。中国人民内心拥护统一、热切期盼统一、坚定捍卫统一,这是我们的最大底气所在。台湾前途在于国家统一,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我们将全面贯彻新时代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融合发展,完善保障台湾同胞福祉和在大陆享受同等待遇的制度和政策,鼓励台湾同胞特别是青年朋友来大陆追梦筑梦圆梦。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台湾同胞定然不会缺席。两岸同胞要携手同心,共圆中国梦,共担民族复兴的责任,共享民族复兴的荣耀。

  隔海相望是现在,无限可能在未来。经过近代以来的长期艰苦奋斗,中国人民创造了令世界刮目相看的伟大成就,迎来了民族复兴的光明前景。当前,中国带领中国人民正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我们有能力让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让一穷二白、人口众多的祖国大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当然也有能力让台湾同胞过上更好的日子。两岸同胞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顺应历史大势、共担民族大义,就一定能够共同创造祖国完全统一、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伟业。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

  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道义性,就体现在它强调各国在追求本国正当利益时应该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应该促进各国共同发展。

  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是一项具有牵引作用的关键性改革任务,综合改革试点是新时期推进改革正确的方法策略,是坚持试点先行和全面推进相促进,着力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的重大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