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是合肥的最大标识

发布日期:2022-02-17 07:30   来源:未知   阅读:

  “人造太阳”的突破、量子计算机“九章二号”诞生、光存储时间提升至1小时、证明凯勒几何核心猜想 《科技日报》梳理的2021年中国科技10个重大突破中,合肥一地就占据了4席。

  此前,合肥国资就以投资京东方、长鑫存储、蔚来汽车等一系列操作,不仅带动形成了千亿级的产业链,更推动了合肥战新产业的风生水起,曾经的内陆省会城市一跃成为“最牛风投城市”。

  看似“意外”的背后,其实合肥已经低调努力了近20年。20年来,合肥的GDP总量从2001年的560亿元,到2020年的10046亿元,增长了18倍,在全国GDP过万亿元的城市中增幅排名第一。

  厚积薄发。20年后,苦心布局战新产业、科技创新的合肥,开始迎来丰收的时刻。

  原来的合肥,产业基础薄弱,创新链和产业链脱节,怀抱着中科大、中科院等“金凤凰”,科研成果却难以本地转化,要么束之高阁,要么远走他乡。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世界上第一台VCD、第一台仿生搓洗式全自动洗衣机、中国第一台微型电子计算机等,都诞生在合肥,但由于工业跟不上,无法落地生产,最后成了“墙内开花墙外香”,这些新技术在广东、江苏等地催生出巨大产业。

  合肥市委副书记、市长罗云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介绍,近年来,合肥坚定不移实施工业立市、制造强市战略,牢牢把握产业更替转移、迭代升级的发展规律,把科技创新真正落到产业发展上,最明显的成效就是“芯屏汽合、急终生智”(编者注:即芯片、新型显示、智能电动汽车、人工智能和制造业融合;安全应急产业、家电及智能终端、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人工智能)现象级产业地标的拔节壮大。

  “十三五”以来,合肥战新产业产值年均增长13.9%,占规上工业产值比重由31%提高到55.5%。2019年,合肥新型显示、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入选国家第一批战新产业集群,数量居全国城市第4;2021年,智能语音产业,入选国家首批先进制造业集群、获批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

  “很多人关注合肥的发展速度。其实我们更注重速度和质量的并举,努力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这其中最大的抓手,就是推动科创+产业+资本和弦共振、同向发力,激发壮大高质量发展核心动能,全面塑造发展新优势。”罗云峰表示。

  2008年,合肥花费了百亿元引进京东方,投资占到当年财政收入的1/3,最终京东方在多项领域做到了世界第一;2016年,合肥啃向“几乎无人敢碰的硬骨头”内存芯片,和兆易创新合作成立长鑫存储,让我国终于拥有了内存芯片的自主产能;2020年,合肥在蔚来最为危难的时候伸出援手,濒临破产的蔚来起死回生,股价如今已涨了10倍有余。

  “我们自己并不这么认为。靠赌也许会一时赢,但不会一直赢,我们是产投而不是风投,是拼搏而不是赌博。这些年,我们在实践中探索出国资引领项目落地股权退出循环发展的产业运作模式,充分发挥国有资本四两拨千斤撬动作用,所以我更认可这是十年磨一剑的模式。”罗云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在这个过程中,既要踩准产业发展的鼓点,系牢资本和产业的纽带,还要抓住科学决策的关键节点、企业需求的关键痛点。

  “针对重大招商项目,我们系统设计了精准测算、预期管理、双向约束、市区风险共担的一事一议模式,对项目未来发展进行预测分析。也正因为我们从项目选择之初就做到了系统研判,在决策投资的过程中做到了科学精准,成功的项目相对来说就占到了比较大的比例。”罗云峰介绍道。

  据悉,2021年,合肥国资引领9个百亿级战新产业项目落地。截至2021年底,合肥国有资本已累计投向战新产业超过1200亿元、带动项目总投资超4500亿元、上下游产业投资近5000亿元。

  2020年6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刚刚缓解不久,合肥市提出以链长制为抓手,围绕产业链延链、补链、强链,梳理出12条重点产业链,由市委市政府相关负责同志担任产业链“链长”,各产业链龙头企业担任“群主”,从市级层面统筹调度,合力解决企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在我看来,链长制可以跳出细分领域、具体企业、特定环节等点性工作思维,更加系统地关注要素对接匹配状况,而链长就是这条产业链的倡导者、支持者、守望者。”罗云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得益于这项工作机制,2021年前11个月,规上工业中,合肥集成电路产值增长2倍,生物医药实现翻番,新型显示、新能源汽车等均实现20%以上高增长。近期,合肥市还梳理新增了城市安全、空天信息、现代种业3条新的产业链,进一步强化链长“双招双引”职能。

  罗云峰介绍,作为新型显示产业链链长,他的工作重心在产业研判、资源整合、要素保障等方面,贯穿于多次调度调研、问题研究解决上。一年多来,他们绘制完善产业链“两图四表”(全景图、分布图,总体情况表、重点企业汇总表、重点项目汇总表、创新平台汇总表),按“图”招商引资、对“表”补链强链,推动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大中小企业更加协同。

  “2021年,京东方3条产线保持满产状态,产值和盈利情况都将创新高;维信诺实现量产交付,刷新了业内新产线达成量产速度;晶合集成提前实现月盈利目标,跻身全球晶圆代工前十。目前,合肥已成功集聚了京东方、维信诺、彩虹、视涯等上下游企业140多家,拥有高世代线数量居全国城市前列”提起自己负责的显示产业链,罗云峰滔滔不绝。

  据悉,未来合肥继续围绕15条产业链,细化链长制重点任务和推进机制,用好省级平台和基金,叠加市县两级资源,推进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人才链、政策链多链融合。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合肥市的科研院所和人才整体情况如何?对于这些科研院所和人才引进等方面,合肥有哪些和其他城市不一样的“手段”?

  罗云峰:科技创新是合肥的最大标识、最靓名片,大院大所和科技人才在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合肥拥有中科大、中科院、合工大等“科研富矿”,现已集聚“两院”院士138人、已认定高层次人才8000余人。

  现在有个热词形容合肥是“科里科气”。合肥靠着“科里科气”的城市特质,除了大批优秀科学家、高端科研人才以外,还吸引了一大批有志于创新创业的优秀人才,在此基础上又催生了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产业创新。截至目前,我们已聚集专业技术人员超100万人,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2.6万人。2021年,全市新增大专以上参保25.9万人,占总新增参保数的63%。

  合肥坚持平台聚人、产业留人、环境养人,舍得“花钱”、舍得“给地”。“十三五”期间,合肥财政科技投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超10%,占比在全国主要城市中“领跑”。探索科学家当家作主的科技体制,设立人才发展资金,实施顶尖人才引进、产业人才资助、政府特殊津贴等多形式的资金支持,构建完善教育、医疗、住房等全方位保障机制,制定人才租房、购房等安居政策,实现补贴、租房线上一键申请。“十三五”期间,财政累计投入各类人才资金超百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不管是科技研发还是先进制造,只有在市场上形成良性循环,才能进一步发展。在市场开拓、国内外贸易等方面,合肥帮助企业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怎么样的成果?

  罗云峰:企业强则城市强。我们始终把服务好企业作为一项义不容辞的职责,持续打造公平公开透明的营商环境。概括起来主要做了“4件事”。

  第一件事,精准落实纾困惠企政策。2021年1-11月,全市新增减税降费93.1亿元,占全省比重近35%,其中政策性减税81亿元。服务全市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信易贷”平台,授信总额已突破400亿元,入驻企业达13万家,平台企业融资平均年化利率4.64%。

  第二件事,一如既往支持企业创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就地交易、就地转化、就地应用,出台“1+3+N”政策体系,深入实施“专精特新”企业培育行动。全市现有单项冠军企业11户,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61户。力争“十四五”末,“专精特新”小巨人和冠军企业达到300个。2021年,合肥市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净增数超1200户、总数超4500户;全社会研发投入强度达3.52%,位居全国大中城市第8。我们还在谋划建设全国首个“场景创新促进中心”,每年支持100个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就地应用项目。

  第三件事,坚定不移深化营商环境。瞄准先发城市的标杆做法,先后实施“创优营商环境再提升行动”“营商环境迭代优化专项行动”等,多项营商环境指标成为全国标杆。

  第四件事,持续扩大对外开放。充分利用自贸试验区、服务贸易试点市、跨境电商综试区等“国字号”创新品牌,促进对外贸易提质升级。目前,合肥已与22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经贸合作,中欧班列累计突破2000列,进出口总额突破3200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合肥市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高能级创新平台,尤其是大科学装置集中区发展情况如何?在建设、推进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罗云峰:一直以来,我们始终坚持创新,全力服务保障“国之重器”。应该说,合肥市通过“夯基垒台”助力人才“好戏连台”,让更多“行家里手”能够“大显身手”。

  一是加强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当前,合肥市已有、在建和预研的大科学装置10余个,大科学装置数量位居全国前列。已建成大科学装置中,稳态强磁场实验设施、同步辐射光源处于稳定运行状态,全超导托卡马克实验装置正积极推进性能提升工程;在建大科学装置中,未来网络试验设施(合肥分中心)2020年底开通试运行,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园区工程2021年9月底建设完成。

  二是加快打造高能级创新平台。加强与国内外20多个高校院所合作,共建30家院所协同创新平台,其中19家已投入运行,累计集聚科研、管理人员约2000人,专利授权1300余项,孵化、引进科创型企业超800家,包括瞪羚企业9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79家。牵头或参与组建基金总规模约46亿元,引入社会资本投资约17亿元,累计实现总营收约111.5亿元。

  三是高标准规划建设大科学装置集中区。瞄准世界一流标准,突出“科技、安全、生态、国际化”理念,集中建设大科学装置区、成果转化区、科学小镇、科学服务区、科学岛片区、预留区及生态用地六大功能片区。每年财政固定投入约30亿元用于支持大科学装置、高能级创新平台建设。设立科学中心专项基金,采用“直接补助+股权投资”方式支持重大科技成果转化。

  《中国经济周刊》:合肥市的优势产业已有不少,目前推动力度最大的产业是哪些?这些产业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

  “喜新不厌旧”,对老企业新项目享受新引进企业政策。同时对生产经营规模上台阶的企业,拿出“真金白银”进行奖励。推动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到“十四五”末,我们构架要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2个5000亿级产业;智能家电、装备制造、节能环保、光伏及新能源4个2000亿级产业;新材料、生物医药、食品及农副产品加工3个千亿级产业,这些都是基于现有产业基础提出的。

  量子信息、人工智能、城市安全、空天信息等前瞻性布局产业,我们并不要求在现阶段就能带来经济上的回报,而是希望能支持它们在技术上不断取得新突破,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比如量子信息产业,合肥汇聚培育了20多家量子产业企业,未来我们将继续大力支持量子科技“沿途下蛋”,造就更大力“量”。